外交部非洲司司长卢沙野接受南非卫星电视五台驻华记者采访实录
2012/07/18

  一、记者问:中非合作论坛第四届部长级会议以来,中非关系有何进展、深化和变革?

  卢司长:2009年召开的中非合作论坛第四届部长级会议对中非关系的发展发挥了重要推动作用。温家宝总理在会议开幕式上代表中国政府提出了对非合作新八项举措。中非双方在会上充分交流,共同规划了此后三年中非各领域合作发展蓝图。三年来,中非双方共同努力,通过落实第四届部长会后续行动,推动中非关系取得进一步发展。具体可归纳为四个方面:

  (一)交往更加密切。这表现在各个领域、各个层级的交往上。从高层交往来说,中非领导人之间的交流更加频繁。继温家宝总理2009年11月访问埃及并出席论坛第四届部长会后,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国家副主席习近平等中方领导人相继访问非洲。近三年来,非洲共有30多位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10多位副总统和副总理访华或来华出席国际会议。中国外长杨洁篪过去三年坚持每年首次出访访问非洲的传统,共访问了16个非洲国家。非洲共有33位外长访华。中非双方政党、议会、地方政府和民间团体之间的互访也非常频繁。

  (二)互信更加深化。中国在同非方交往过程中坚定支持非洲国家自主选择发展道路的权利,不干涉非洲国家内部事务,坚定支持非洲国家联合自强和地区一体化进程,支持非洲国家依靠自己的力量解决非洲问题。非洲国家在涉及中国主权等重大和核心利益问题上始终给予中方坚定支持。中非双方在重大国际事务中,包括气候变化、世贸组织多哈回合谈判、联合国和二十国集团等国际治理领域加强协调配合、相互支持。

  (三)合作更加强劲。温家宝总理在论坛第四届部长会上宣布的对非合作新八项举措得到了很好的落实。在应对气候变化领域,中方多次派遣气候变化谈判特别代表赴非洲与非方交换看法,并在坎昆会议、德班会议上加强与非方的合作。中方还履行承诺,在非洲国家实施了105个清洁能源项目。在科技领域,中方同非洲国家开展了88个中非联合研究与技术示范项目,招收42位非洲博士后来华深造,并在他们结束研究之后赠送科研设备。在农业领域,中方在非洲国家增建了农业示范中心,向非洲国家派出50批农业技术组,向联合国粮农组织捐款3000万美元,并在该捐款项下向非洲派出数百名农业专家。此外,中方认真兑现在融资合作、人力资源培训、教育、医疗卫生等领域作出的承诺,给非洲人民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好处。再过几天,中方将在论坛第五届部长会上就第四届部长会后续行动落实情况向非洲国家进行全面通报。

  随着论坛第四届部长会后续行动,特别是对非合作新八项举措的落实,中非合作取得丰硕成果。中非双边贸易增长迅速,2011年中非贸易额达1663亿美元。其中非方对华出口930多亿美元,增长速度高于中国对非出口的增速。自2009年以来中国已连续三年成为非洲第一大贸易伙伴国。中非双向直接投资也有很大的增长,目前中国对非直接投资存量已达150多亿美元,非洲在华投资存量达120多亿美元。

  (四)方式更加创新。过去三年来,中非之间的交往与合作有很多新的做法。比如在高层交往方面,很多非洲国家领导人希望访华,而中方每年接待外国国宾访华的数量有限。我们就利用在华举办国际会议的机会邀请非洲领导人来中国走一走,看一看,同中国领导人进行接触,取得很好效果。再比如,温总理宣布的新八项举措中有一项是“中非联合研究交流计划”。该计划的主要目的是鼓励和支持中非学者、智库加强交流,扩大中非友好合作的民意基础。这也是过去所没有的。

  二、记者问:中国对即将召开的中非合作论坛第五届部长级会议有何期待?外界对此次会议可以有哪些期待?

  卢司长:我愿从四个方面谈谈对论坛第五届部长会的期待:

  (一)凝聚共识。当前,中非关系取得很好的发展,在国际上的影响力不断提升,面临难得的发展机遇。但国际形势发生深刻复杂变化,也给中非关系带来了严峻挑战。我们希望在本届会议上,中非双方加强探讨、共同研究,就如何抓住机遇、应对挑战形成最广泛的共识,以将中非合作发展得更好。中非关系发展在外界看来还存在一些问题,还有些质疑。中非双方应在这方面凝聚共识、增强信心、寻求办法、解决问题。中非双方应充分认识到中非关系和中非合作论坛发展已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我们如何能够“百尺杆头、更进一步”,这是亟需解答的问题。

  (二)拓展领域。在往届论坛会上,中非双方探讨的合作领域已经是相当广泛,但重点还是经贸合作、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民生等方面不很突出。在本届部长会上,我们希望继续加强中非经贸领域合作,同时也要把合作重点向民生领域倾斜,使论坛成果更多地惠及非洲民众。同时,我们还要积极拓展双方在和平、安全、人文领域的合作,使中非各领域合作更加平衡。

  (三)完善布局。中非双方不仅要加强传统的双边渠道的合作,也要加强多边合作。我们不仅要发展同每个非洲国家的关系,也要加强同非洲区域组织的交往与合作。我们不仅要同非洲国家政府开展合作,也要同非洲的民间团体加强合作。我们不仅要同非洲国家执政党开展合作,也要同在野党加强交流。我们不仅要同非洲的一些区域大国发展关系,也要同那些中小国家开展合作。我们不仅要同非洲资源富集国开展合作,也要同资源贫瘠国开展合作,而且更要加强合作,以帮助他们实现发展。

  (四)提升水平。要把中非合作从追求“量的增加”转变到追求“质的提高”。中非传统经贸合作更多体现在贸易和工程承包等方面,我们希望通过本次会议能够加强中非在投融资、跨国跨区域基础设施建设、制造业、农业、中小企业等方面的合作,加大投入,帮助非洲国家提高自主发展能力。同时,加强中非文化互鉴、治国理政经验交流,不断增强中非之间共同的理念和价值观。

  三、记者问:中国如何看待中非合作论坛机制对中非关系在文化、贸易、投资、民间交流等方面的推动作用?

  卢司长:中非在文化、贸易、投资和民间交流等领域的合作过去一直在开展。中非合作论坛的建立,对这些领域合作起到了整合作用。论坛是中非之间开展集体对话的重要平台和进行务实合作的有效机制。论坛成立以前,中非双方较为重视经贸合作,文化、民间交往等方面稍显零散。论坛建立后,在每届论坛会上,我们把这些领域合作同经贸合作放在一起进行规划,并对每个领域合作发展提出明确目标,包括制定量化指标,以便下届论坛会对上届会议制定目标的落实情况进行评估。我们明确落实目标,也就是给自己“加压”,推动中非双方必须共同努力来完成这些任务。比如,在第四届部长会上,中方提出要在今后三年为非方培训各类人员2万人。现在我们已经为非洲培训各类人员2.4万人,超额完成承诺。我们承诺到2012年向非洲提供的中国政府奖学金名额增至每年5500名。在过去的两年里,中方实际向非方提供的奖学金名额已远远超出该目标。总之,论坛的一个好处就是对中非合作发挥了平台作用,促使中非双方对各领域合作进行规划,并提出明确的发展目标。这样年复一年,届复一届,中非合作的成果就会越积越多。

  四、记者问:您提及中非关系既面临机遇,也面临挑战。您认为论坛机制发展还面临有哪些挑战?

  卢司长:我认为挑战来自三个方面:

  (一)要正视问题。随着中非合作领域的拓展、规模的扩大、参与人员的不断增加,中非合作难免会产生这样或那样的问题。非洲国家政府和人民也向中方提出一些具体的意见和看法。有人说中国的商人到非洲去得多了,对非洲的零售业造成冲击;有人说中国商品质量不是太高;有人说中国企业在非洲开展项目雇佣中国工人太多。还有些媒体说中国企业不注重当地劳工权益和福利、工资待遇低、劳动条件差;个别中国公司和个人在当地不守法经营,与当地人发生了一些冲突等。这些都是中非合作中存在的问题。

  这些问题有些是客观存在的,有些是由于当地老百姓掌握信息不全导致的一些误解。比如,关于中国公司雇佣中国工人过多问题,中国企业在非洲实施的项目多属劳动密集型行业,很多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的工程质量和工作进度要求都很高,确实需要使用一些有技术的中国劳工。但即便如此,中国企业雇佣当地劳工的数量普遍远远多于中方员工,特别是在制造业领域。一些国际研究机构的研究成果已证实了这一观点。南非标准银行的一份统计数字显示,中国公司雇佣当地人占企业员工总数的85%。美国一家研究机构也得出类似结论,中国企业雇佣当地人和中国人的比例是13:1。

  造成上述误解的原因有二。一是中非合作规模很大、项目很多,容易造成在非洲的中国工人很多的印象。二是大部分非洲国家还面临严重的失业问题。非洲老百姓迫切希望找到工作,他在看到当地有如此多的中国企业的情况下,仍然不能找到一份工作时,自然会有怨言。

  总体分析,导致中非合作出现上述问题的原因主要有三个:

  一是利益摩擦。中非双方总体利益是一致的,目标是帮助非洲提高自主发展能力,实现共同发展。但到了具体合作项目上,就难免出现利益摩擦。比如,中国公司在非洲承揽的项目多了,非洲当地公司的生意就少了。尽管中国公司建设的基础设施项目对非洲国家发展是有利的,但对当地建筑公司的生意显然会产生不利影响。

  二是文化差异。不可否认,中非之间存在着很大的文化差异,这会导致人与人之间产生一些矛盾。比如,中国人普遍吃苦耐劳,白天完成工作后,晚上愿意再多干一些,多挣点儿钱。而非洲人不习惯加班,强调要有休息的权利。因此他们会认为中国公司劳动强度大、工作环境恶劣。在劳动保护、工资福利等方面,中国在非的大企业普遍做的是不错的,出问题的主要是一些小企业或个体经营者。中国政府一直教育和引导中国企业和人员在非洲遵守当地法律,融入当地社会,重视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

  三是管理不善。管理不完善存在于中非双方。中国政府要加强对中国企业的教育、管理和引导。但说实话,这方面工作的难度还是很大的。现在,去非洲的中国企业和个人越来越多,政府能管得住大企业,但对小企业和个人不可能都能管到。非洲国家政府也存在管理方面的问题,如法律法规不健全、执法不够严格等,为上述问题的产生提供了土壤和空间。比如,中国出口到非洲的部分商品质量差,这既有中方出口监管方面的责任,也有非洲国家进口监管不严的问题。要解决这一问题,中非双方需携手努力、加强合作。中方要在出口环节加强管理,非洲国家则要在进口环节加强监管,杜绝劣质产品进入非洲市场。

  (二)要直面指责。中非合作实际上发展很好,但在国际上面临不少的质疑、指责、攻击、甚至是污蔑和抹黑。目前,大家已经熟知不少攻击中非合作的论调,诸如中国在非洲“新殖民主义论”、“资源掠夺论”,以及破坏环境等。如果听信这些指责的话,我们会感到中非合作一无是处。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我们要仔细分析这些论调来自何方,出于何种目的?这些指责显然不是来自非洲。非洲国家政府和人民认为中非合作给他们带来的是好处。美国皮尤研究中心在10个非洲国家作了调查,结果显示非洲人对中国对非投资比美国对非投资的态度更为积极。在塞内加尔,86%的人认为中国给他们带来了好处,只有56%的人认为美国给他们带来了好处。在肯尼亚,91%的人认为中国在非洲的影响积极,只有74%的人认为美国的影响是积极的。

  因此我们对待国际上这些对中非合作的不实指责,要保持一颗平常心,充分自信,并坚定不移地沿着现在走的路走下去,加强中非合作。同时,中非双方也都有责任来加强对中非合作成果的宣介,以正视听,对不实指责要进行适当的批驳。虽然老话说“事实胜于雄辩”,但在当今话语权不掌握在发展中国家的时代,我们不但要做得好,也要会说,要学会用事实证明自己。只有清除杂音,排除了干扰,我们才能为中非合作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

  (三)要不断创新。中国有句古话“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中非合作论坛目前已发展到一个很高的水平。论坛下一步怎么发展,如何进一步推动论坛框架下中非各领域合作,只有靠不断地创新。我们只有与时俱进,根据形势的发展和时代的要求,以及中非双方的利益需要,不断探索合作的新领域、新方式,才能使中非合作始终充满活力。否则,论坛就会停滞不前。也只有依靠创新,我们才能正视问题、直面指责,把中非关系发展得更好。

  五、记者问:南非将成为中非合作论坛下届非方主席国。请问为保持中非共赢、合作关系的可持续发展,南非需妥善应对哪些方面的问题?

  卢司长:南非是重要的非洲国家,也是中国在非洲的重要合作伙伴,中南两国之间建立有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一直以来,南非对非洲的发展、对中非关系的发展都有着战略思考。中国对南非充分信任。即将召开的论坛第五届部长会将讨论2015年南非主办第六届部长会问题。3年后,中国、非洲和国际形势均将发生新的变化,中非合作也会有新的进展。我相信,无论是中国、南非,还是整个非洲,都会对新形势、新变化进行深入思考,共同研究规划中非合作发展的新蓝图。

  我想用两个词概括中方对南非申办下届论坛部长会的态度:一是信任,中方充分相信南非的办会能力和协调能力。二是合作,中方愿与南非通力配合,确保下届部长会取得圆满成功。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